// 答問部分

上司下屬兩面睇 (三) 答問篇

  • 0
  • 0
  • 00:25:26
心裏不論是憤怒、恐懼或無奈也好,這些都會攔阻我們去學習帶上「愛的眼鏡」,想請問怎樣去調整自己的內心? 基督徒的愛在現實生活中好像是不能應用到,因為下屬會覺得你虛偽,雖然實際上自己知道不是,那我們可以怎樣去演繹呢?
 

問題 1: 我覺得從下屬看上司的角度,最難調整的都是心裏的「關口」,過了心的關口,其他都是一些行動而已。 而心裏的那道氣不論是憤怒、恐懼或無奈也好,這些都會攔阻我們去學習帶上「愛的眼鏡」,想請問怎樣去調整自己的內心,有甚麼智慧和橋妙的方法呢?

問題 2: 延續剛才的問題,當我們處理好自己内心的負面情緒後,可能關係也已經破壞了,上帝亦想我們去修補這關係, 但如何修補呢? 我本身是屬於一個衝動的人,一不喜歡,脾氣便來了,但當心定下來,再回想事情時,便會不知如何是好,不懂怎樣處理,有沒有甚麼方法可提供給我呢?

問題 3: 我很喜歡這「愛的眼鏡」的比喻,但我們可否再貪心一些,我們要戴上主耶穌的眼睛? 主耶穌也曾說到祂的身體是給我們的,這身體也應該包括眼睛,而眼睛是沒有這麼容易除下來放在一旁的。 因為我們日常工作上所面對的挑戰是十分巨大,當中複雜的情度更需要祂的臨在,事情才可處理,而並不是一個簡單的方法可處理,因此我在想我們可否貪心一些, 戴上祂的眼睛呢?

問題 4: 我也曾試過去關心同事,但換來的回應是負面的。他覺得我是假情假義的,基督徒的愛在現實生活中好像是不能應用到,因為下屬會覺得你虛偽,雖然實際上自己知道不是,那我們可以怎樣去演繹呢?

問題 5: 剛才在小組分享中,有幾位組員分享到被上司欺凌,所以難怪有些基督徒在職場中不去表露自己的身份。不知幾位講者有甚麼意見可與我們分享一下?

回應: 剛才講到為逼迫你的上司或下屬禱告,我有少少回應,雖然我們是預備了自己,但別人也是否這樣想呢?我們雖有良好意圖,但別人亦不一定接受。
我的體會是禱告時,我們為自己的「意識醒察」禱告,醒察自己內心的動機到底為的是甚麼。同時,亦可同樣為上司或下屬的意識醒察來禱告,因為有些時候當你跟他溝通時,你會發現在某些位置是他們不明白,即使再多講他們仍不明白,這樣,若自己退後有些空間時,也為他的意識醒察禱告。惟有當大家也能夠省察自己的內心動機時,大家便能較為成熟地去處理困難。

問題 1: 剛才說遇到有些屈就的事情時,自己去問自己的誠實和善良,再看如何處理事情。但會不會透過其他主內的團體,例如公司裏的團契,讓人看見你內心的動機,明白你是戴上愛的眼鏡。
你覺這是否有需要或有幫助別人去明白你?

  • 李適清 博士

    李適清博士早年修讀會計,獲加拿大特許會計師資格。她先後於加拿大和香港從事審計及商務顧問工作,並於1997年創辦商務顧問公司,為企業提供融資顧問服務;期間曾任香港及澳大利亞上市公司董事、科技公司首席執行官等職。2002年,李博士離開職場,進修心理學及神學;2006年在中國神學研究院畢業後,於香港浸信教會擔任傳道,其後赴英深造,專注於神學與經濟學之跨學科研究;2010年加入中國神學研究院事奉;現在亦為香港浸信教會部分時間義務傳道。

    李博士是少數能結合神學、經濟學及創業經驗的神學家。她的負擔是讓神學恰當地應用到信徒的生活中,尤其在職場領域及社會文化中。李博士著作有The Two Pillars of the Market 、《市場聖約──神學與經濟學的對話》、《職場繁星》及《職場會幕》。



  • 楊家強

    楊家強先生現職數碼廣告公司創辦人。多年來他任職於資訊科技及廣告行業,對在職信徒面對的種種掙扎,他有切身處地的體會。現正參與中神職場團隊,致力推動香港教會的職場運動,願與牧者信徒同行共禱。



  • 游展鴻



0 評論 0 分享

Post comment as a guest

0
  • 暫時沒有評論。